更多元化的互聯網管治

2009 年互聯網管治論壇(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 IGF)終於曲終人散。總結這次第四屆在埃及沙姆沙伊赫舉辦的 IGF,討論的各種互聯網管治相關議題,從接入(Access)、多元(Diversity)、開放(Openness)、保安(Security)、重 要互聯網資源(Critical Internet Resources)、發展(Development)、建立能力(Capacity Building)各種角度,探討各項全球互聯網發展和管治面對的問題。

就著這些方向,政府、互聯網社群、公民社會、商界、跨政府組織等對包括保護兒童、資訊自由與私隱、網絡安全、知識產權、數碼共融、綠色網絡、社會媒 體等新舊議題分享。筆者覺得最大的得著,在於與來自全球互聯網社會不同地區、崗位和階層的新知舊雨的聚頭,建立重要的人際合作網絡。

IGF 是在五年前聯合國資訊社會世界高峰會(WSIS)議程中決定成立的,當時暫定舉辦五屆,如今已過了四年,在明年在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舉辦第五屆 IGF 後是否繼續,也是今年 IGF 主要討論題目和政府之間幕後爭議之一。普遍來說,商界、互聯網業界和公民社會都希望這議程繼續下去,但小部分政府和跨政府組織的態度就有保留。基本 上,IGF 的多持分者政策對話方式,開放給任何人士和團體參與,但有些政府卻會覺得浪費時間,甚至失去控制,也有些跨政府組織,說不定寧願把這些議題的討論收歸旗 下,也未必支持 IGF 議程持續。

筆者還記得在 07 年於巴西里約熱內盧舉辦的第二屆 IGF,保護兒童和支持言論自由兩派人士雖然分庭抗禮,在最後還得以坐在一起尋求共識。另外討論成立互聯網用戶權利原則約章(IRP)的群組成立,今次情 況也有微妙發展。IRP 的約章草擬工作尚進行中,而今年 IGF 中討論保護兒童的工作坊似乎比討論表達自由的多,而且兩年前保護兒童議題因公民社會主導,已變為有更多政府參與甚至積極介入,而在表達和媒體自由的討論 中,也多番論及各國政府以保護兒童為名,在各層面以不同手法干預言論自由。

的確,今年很多國家的官員或半官方組織人士已很具體地談論其各種監管手段,包括要求互聯網甚至無線服務供應商監察內容、或要服務供應商和網吧等成立 守則等。當然各國文化、宗教及社會情況有異,但共通點在於針對打擊兒童色情,遠比恐怕兒童接觸所謂不良資訊能達共識,尤其是在一些發展中國家因為經濟等原 因,成為供應兒童色情內容主要市場,更成為問題焦點。

在其中一節的討論中,一位北歐社會工作者提及在網上對兒童的侵害,最常見是來自其他兒童,而非我們一向腦海中成年人性侵犯兒童的映像。的確,在很多 青少年問題上,由性至各種網上欺凌,都是青少年或兒童之間互相發生,很多情況下雙方也是受害者,究竟是否只以監管主導已可,還是要重新思維如何教育、防 範,由保護網上青少年轉向青少年自己保衛網絡的開放,更積極以年青人參與甚至帶領,教育更多其他年青人善用網絡和各種科技?

所以,難怪來自各地的參與 IGF 年青人愈來愈多,也是 IGF 發展方向之一,相信未來除了在各地會出現區域性 IGF 之外,也會產生青年人的 IGF 論壇,把互聯網管治討論更多元性及廣泛地推廣出去!這次由香港去參加 IGF 也有六位大學生,相信香港舉辦區域性 IGF 和年青人 IGF 的日子不遠了!